Loading……

资讯正文

全球霉菌毒素知名专家、美国密苏里大学教授David Ledoux 博士专访
2014-06-09 20:46:57 评论(16) 字体:宋体 | 雅黑 字号:T|T|T

全球霉菌毒素知名专家

美国密苏里大学教授David Ledoux 博士专访

建议在猪料里常规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

2014年5月29日,由诺伟司国际(上海)有限公司举办的霉菌毒素技术研讨会在上海市郊松江泰晤士镇举行,本次研讨会诺伟司公司特邀了美国密苏里大学教授David Ledoux 博士作了《霉菌毒素对猪的影响及解决方案》的报告。

David Ledoux 博士是全球霉菌毒素知名专家,1987年获得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为霉菌毒素对动物饲料及生产性能的影响,霉菌毒素吸附性能的评估。工作至今参与发表了103篇霉菌毒素研究实验及报告,曾多次受邀参加大型国际会议,已在各类国际会议上做了五十余场有关霉菌毒素与畜禽营养的报告。

David Ledoux 博士作完报告后,接受了EFEEDLINK记者的专访。

问:David Ledoux 博士,你好,很高兴能有机会当面采访你!刚才听了你的报告,不同的霉菌毒素会对生猪的生产性能造成各种各样的影响,作为对付霉菌毒素的重要手段,就是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目前在霉菌毒素吸附剂的使用上,发达国家,如美国和欧盟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有什么差异?

答:首先从霉菌毒素的产生来说,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异较大。主要是仓储条件不一样,发达国家能够把温度和湿度控制在一定的水平,而发展中国家仓储条件相对简陋,因此不论在原料方面,还是饲料产品方面,发展中国家的仓储毒素相对发达国家要多一些。

而在霉菌毒素吸附剂的使用方面,由于美国对霉菌毒素的控制相对要比发展中国家严格一些,它的监测手段也会比发展中国家完善,所以在美国,一般都会有选择性地使用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针对不同的毒素采用不同的产品,针对性较强。而发展中国家的监测手段相对落后,所以在用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时,凭借直观的判断多一些,效果因此也会相对较弱。

问:据我采访前了解,你有在泰国和印度的这样的东南亚、南亚国家的工作经历,因为这些国家地处热带,雨季较长,高温潮湿的情况比较常见,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些国家更需要脱霉剂这样的产品。从你的工作经验看,目前这些国家的饲料企业和养殖场对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的认识度如何?产品接受度如何?企业一般使用什么样的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如何使用,效果以及对产品的评价如何?

答:的确,在泰国、印度这些国家,雨季时天气会比较潮湿,而且气温较高,原料中霉菌毒素含量会比较高。印度的市场主要是家禽市场,因此影响的主要是T2毒素和赭曲霉毒素。而泰国较多生猪养殖,对生猪养殖影响比较大的主要是玉米赤霉稀酮和呕吐毒素。我认为从天气条件,温湿度环境来看,这些国家应该使用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会多一些,但要说评价,各类产品的针对性不同,我不太好评价。

问:刚才你在报告里讲了大量的实验数据,证明了霉菌毒素会降低动物的生产性能。但是在包括中国这样发展中国家,因为养殖业集约化程度不是很高,中小的养殖户会比较多。他们往往认为霉菌毒素吸附剂只是一个养殖户自己的心理安慰剂,不用的话又担心万一出现什么问题;用了吧,又似乎看不出什么效果,你怎么样看待养殖户的这样一种心态?

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根据我这几天在中国的访问,我也了解到中国的实际情况。实际上,不光光是中小养殖场,我们拜访了一些大型养殖企业,他们在动物实验方面做得也不充足。我给中小养殖户的建议是,在美国,集约化程度会比较高,在选择原料方面,他们有主动权。但在中国,跟一些大企业相比,小养殖户在原料方面处于被动地位。我比较推荐常规性地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以一个安全的剂量,这样可以保证他们的经济利益免受霉菌毒素污染损失。因为对于中小养殖户来说,一头两头猪的死亡对他们来说,就是非常大的损失。

此外,由于很多中小养殖户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霉菌毒素,所以不清楚哪种霉菌毒素对他的畜禽造成何种影响。从这方面来讲,如果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我的建议也是常规性添加。

在很多国家,一些研究机构或者像诺伟司这样的专业公司,会把检测到的样本分享给大家,给行业一个参考。其实中国大企业做的检测也不少,但是分享可能比较少,如果有一家公司或企业、协会能够牵头,把检测到的数据分享给行业的话,大家会对霉菌毒素的污染情况更清楚一些。

问:你刚才建议养殖户常规性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但有一个新的问题,就是目前市场上产品非常多,像中国,有大量的蒙脱石产品,价格也非常便宜,一公斤十几块钱,但也有一些大公司的产品,价格很高,30-40元一公斤。养殖户可能就会有一个比较简单的选择,反正我也不知道效果,便可能直接添加蒙脱石这样低价的产品。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对价格比较高的产品造成销售上的困难,如何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答:这也是我这次来中国的主要目的之一。我通过访问一些企业,发现他们在产品使用上还是有一定的盲目性。就像你说的,许多客户都选择比较经济便宜的粘土类产品。而粘土有千万种,不是所有的粘土都适合做霉菌毒素吸附剂,而且有些粘土吸附作用一般,而且还会对生产性能造成影响。我的看法是处于研发领域前沿的公司,应该通过技术和研发方面的宣传,更好地把这些信息传播给更多客户,教会他们如何选用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而不是盲目地通过价格选择。

问:现在饲料价格很高,而养殖效益又不好,因为从去年到以来,中国的生猪养殖效益都不是很好,不赚钱,甚至亏损严重,不像前些年,一头猪有时能赚个5、600元,那时他们选择产品时可能就会很无所谓,价格再高也买。而如果养猪不赚钱,再要加霉菌毒素吸附剂,这又意味着更多的直接成本支出。遇到这样的市场情况,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霉菌毒素产品的销售,你有什么建议?

答:确实饲料价格高了会直接影响养殖的效益。以前美国也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大量的玉米都去生产酒精了,造成全球的玉米价格上涨,但我不建议不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因为这是必需的。我的建议是寻找其他替代原料,以解决饲料原料价格上涨的问题。我的欧洲同事经常开玩笑,说你们美国人根本不知道配方,就知道玩原料,哪种便宜,就用哪样。当然,这只是玩笑的说法。

问:目前在养殖场,在母猪料中添加脱霉剂产品,似乎已经是共识。一方面是母猪的养殖时间长,而且母猪的性能直接影响到下崽的数量以及小猪的质量,所以都愿意添加。但在育肥猪方面,一是养殖时间短,二是效果不明显,所以使用情况并不普遍。怎么看二者的区别。

答:脱霉剂在母猪场用得比较普遍,一方面就像你说的,养殖时间长,而且母猪的性能直接影响到下崽的数量以及小猪的质量,这说明养殖户是确切地知道添加霉菌毒素后的效果的。因此,在肥猪方面,问题的核心是怎么样让他们认识到霉菌毒素是不是已经影响到了生产性能。当他们意识到了,他们就会思考解决方案。因此,在对生产性能方面,还要一个判断指导,才能让养殖户提高对霉菌毒素的警惕性。

问:刚才你说了建议常规添加,意思就是一定要添加。但是有这样一些养殖户,他们可能经验也非常丰富,只凭感觉,感觉玉米质量好的,就不加或少添加,不好的就多添加。甚至有一些客户,只采购最好的玉米,而不添加。对此,有什么评论?

答:在美国、欧洲一些国家,行业内都有一个数据库,它收集不同企业的生产数据和生产信息。作为养殖者,通过这些数据和信息,和自己的进行比较,这样你加或不加,与别人的差异一看就出来了,我知道很多中国企业也在建立类似的数据库。对于你提到的根据玉米的品质来决定加与不加或加多少的,这是不对的。首先不能通过玉米的品质来看霉菌毒素的含量,如果加少了,就不能把霉菌毒素完全吸附,这样就会影响动物的生产性能,对生产不利。

此外,也要根据区域内的霉菌毒素问题来确定添加量的多少。如干旱可能会导致黄曲霉毒素很高,潮湿可能造成呕吐毒素很高,根据气候变化,针对区域内的原料问题进行科学添加。有些经验丰富的生产者,会认真记录生产性能,差的好的,根据生产性能来决定添加。

问:现在市场上有些霉菌毒素吸附剂产品,添加了一些中草药的成份,宣称除了能吸附霉菌毒素外,还能保肝养肝,你怎么看这类产品。

答:的确看到过这样的产品。我的观点是,你说的作用,是否通过实验证明,如果实验证明的确是有作用的,那么我就认可。

问:霉菌毒素吸附剂在反刍动物,如奶牛方面有应用吗,前景怎么样。

答:在反刍动物上,我们做得研究比较少。由于反刍动物的瘤胃里含有大量的微生物,能够把一些霉菌毒素降解。但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反刍动物对黄曲霉毒素非常敏感,如在奶牛上,黄曲霉毒素会有1-2%的转化率,转化成毒性非常强的M1毒素,而且不能降解,这对奶牛的生产影响是非常大的。因此,大的奶牛企业自己都会计算,根据饲料牧草,如苜蓿等的黄曲霉毒素的含量,根据转化率来计算牛奶中M1的含量。

在美国,也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美国的做法是把饲料黄曲霉毒素控制在20PPB内。处理的方法有两种,一种就是添加霉菌毒素吸附剂,另外一种就是如果含量实在太高,通过稀释的方法来解决。因此,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在美国德州,那里的饲料品质相对较差,因此对M1的控制就更加严格。

问:水产养殖方面,有没有霉菌毒素危害的问题

答:整个水产养殖方面,有关霉菌毒素的影响研究做得比较少。我看到的报告,主要是黄曲霉素。但不管怎么说,因为都会原到饲料原料,所以一定也会有霉菌毒素问题。

来源:益农网 责任编辑:linchengqing [关闭] [打印]
限300字内,与本文主题无关的言论可能会被过滤。
ND02-(300x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