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资讯正文

玉米临储政策调整不宜急刹车
2015-08-26 16:08:34 评论(0) 字体:宋体 | 雅黑 字号:T|T|T

玉米临储政策调整不宜急刹车

来源:

中国小麦网

目前,国内玉米供需格局明显供大于求,国家在临储玉米超过1.3亿吨巨大库存的同时,又面临着巨大的财政压力、下游需求不济、进口玉米及进口替代品充斥市场的现状。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今年的临储新政或是国内玉米乃至粮食政策调控的一道分水岭,不仅关乎粮食生产形势本身,更直接关系到行业、产业和诸多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

鉴于此,国家相关部门带头调研,并由此诞生了很多消息。部分观点提出:要大幅降低临储收购价格,并与国际粮价接轨,用以减少财政压力,并推动国内玉米种植、收购全面走向市场化。也有持相反意见者提出:临储收购价格的调整要逐步过渡。

一时间,国家职能部门之间的争论十分激烈。当前各种版本传闻不断,我们梳理了其中传闻较多的说法:“临储收购价格下降到每斤0.9~0.95元,并每斤直补农民0.1元。通过这个政策减少临储收购量和降低用粮企业成本,使玉米逐步市场化。”对此政策传闻,我们进行如下分析:

首先,看政策导向。一方面,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并没有直接给出这样明确的信号,领导层在“两会”期间还反复强调要大力鼓励农民种粮,惠农政策不减。这些政策信号,使得东北玉米主产区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的种粮积极性十分高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大幅降低临储收购价格,国家将失信于民,不利于政策稳定。

其次,看影响群体。近3~5年来,东北产区种粮大户、合作社及涉农龙头企业发展迅猛,依托国家支持农业的政策和土地流转政策的放开,有近1/3以上的土地都实现了集约化经营,大量土地以各种方式、各种合作模式流转出来。但是采取直补的方式,直补款项,如何兼顾出租土地的农户和租赁者以及合作承包土地的种粮农户,需要慎重权衡。由于2015年东北产区发生了相对严重的旱情,市场预期,东北地区或有两成以上减产,以全国产粮第一大县吉林省农安县为例,幅度减产达到四成以上。如果临储价格出现大幅调降,新型农业主体又得不到补贴,轻则面临破产风险,重则3~5年的积累将化为乌有。东北粮食主产区的现代农业改革成果将面临灭顶打击。同时农村消费也将会出现大幅度下滑,农资价格随商品价格水涨船高,只涨不跌,一旦临储收购价格下调,很多农民连第二年的生产资料都买不起。这对国家宏观经济影响会十分巨大。

第三,看前车之鉴。一方面,玉米在我国是主粮之一,种植面积最大,范围最广。实行玉米目标价格补贴后,由于多年来惯性依靠政策保护,不管是农民还是企业,风险意识不强,抗风险能力较弱,市场首先迎来的是玉米价格的大幅下跌,农户的收入受损,种粮积极性受挫,进而会严重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另一方面,实行了1年的大豆和棉花的目标价格管理,目前看并不成熟。何况中国玉米产量基数大,涉及到东北千千万万的农户。而在目前多种种粮模式并存的情况下,如何能补得合理?补得到位?这是一个大难题。补贴如果不能合理到位,容易引发种粮主产区农村社会巨大矛盾,将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是很大的政治问题。因此,直补农民的政策,实际上操作起来既困难又复杂,不具备任何可操作性。

解决目前国内玉米市场不够活跃、需求旺季不旺、价格低迷的方法,并非全部要依靠调降临储收购价格和直补农户的方式。面对当前市场明显供大于求的供需格局,既要考虑如何能够合理地确定收储规模,不是一味地敞开收购,也要重视玉米如何快速有效地去库存化。

第一,新粮食年度的临储收购价格,要平稳过渡,小幅调整。这个调整的幅度,必须在社会和农民可承受范围内,向农民释放信号,引导农户明年适当调整玉米种植面积,调整种植结构,鼓励农户种植大豆,增加对大豆的投入和支持力度。毕竟从生产效益的成本看,玉米和大豆产量是四比一,用补玉米的钱来补大豆还是绰绰有余。

第二,重启运输补贴,它能刺激销区用粮企业,直接赴东北采购,对东北玉米的消化和外运作用非常直接有效。一味地通过调整临储收购价格,财政支出一样不堪重负,同时也承担保管压力和坏粮风险。而通过出台运输补贴费用,如果用这部分仓储利息补贴的一部分,作为运输补贴,补给南方用粮企业,绝大部分的东北玉米产量将由市场来解决,一举多得。比如拿出300~400元/吨的运输补贴,这样就会减掉进口高粱、大麦、DDGS以及木薯的替代,南方的玉米价格就会在2000元/吨左右,可以至少比今年多消化2500万吨的玉米,那么就会少收2500万吨临储玉米。同时南北方全社会会增加2500万吨玉米物流量,铁路、码头、内贸船运、包装及搬运工人等等都能活跃起来,为应对经济下行好处多多,可以带动上千亿GDP的增加和巨额税收。南方用粮企业会减少400元/吨的成本,对养殖业也是一个有力的支持。按2500万吨玉米,每吨财政拿出400元计算,共需拿出来100亿元,能减少2500万吨玉米的临储收购量,而3年2500万吨的临储收购仓储费用支出就是165亿元,节省了将近一半。

第三,支持东北玉米深加工企业收购新粮。在收购期就给企业补贴生产,这样一来,深加工企业会加大收购新粮力度,至少会多收2000万吨。后期拍卖时国家对社会明确公布信息,要公平顺价销售,不给社会任何企业补贴,这样深加工企业、饲料企业及贸易商都会建立全年的库存,这还可以解决至少3000万吨玉米出路,今年市场预期,东北或将减产2000万~2500万吨,这几项数字相加,至少7000万~8000万吨的产量将被消化,合理控制了临储玉米的收储规模。综合测算,新年度临储收购量一定会控制在3000万吨以内。运费补贴支出100亿元,深加工补贴支出100亿,两项合计200亿元就解决巨量的结转库存问题。还能带动就业,促进经济发展,农民卖得出,农业发展有序,政治稳定,这比单纯调降临储收购价格更加安全和有效。

希望有关部门制定政策时多从基层着眼,多做调研,多与农民、种田大户、合作社以及各相关企业共同调研,共谋对策,走群众路线,一起来研究中国粮食和农业发展在新常态下的新出路。

来源:上海益农 责任编辑:jiangyongjing [关闭] [打印]
限300字内,与本文主题无关的言论可能会被过滤。